爱钓鱼

首页 > 钓鱼知识 > 钓鱼知识

钓鱼知识

我在圭亚那钓上来一条令我至今难忘的丑鱼,但听说很美味……

钓鱼知识垂钓杂志2024-01-26

我和老吴在这个湖里钓了四次,每次都有收获,但几乎每次都要断线,只要浮标一动,往水里突然一钻,一个提竿,就听到“嘶”的一声,竿梢即刻插入水中,哪怕你竖起竿子,准备好好跟它对抗一下,它几下狂暴的拉拽,钓线马上就断了,真令人懊恼。

于是我们每次去那里都要重做钓组,每次用的钓线都要升级,从1.2号换到1.5号,再从1.5号换到2.5号,结果还是说断就断。

最后,我手头已经没有再大的尼龙线了,只好换上2.5号的碳素线,总算没有再断线,但是我的好运势也走到了尽头,再也没有大鱼来咬钩,只钓到五条1~2磅的小鱼。

直到离开圭亚那,我都不知道这湖里的德布古丽到底有多大,这问题真是折磨人,真恨不得留下不走了,不把湖里的陈年老怪钓上来就不回中国。

在山间湖泊钓到最大的一条德布古利

除了这个山间湖,我和老吴每天仍然在不停地探浜。

因道路难行,我们大多只能在各条河流的入海口探钓。

圭亚那的近海都是浑浊的黄泥水,说明这个国家的沿海地带的地势都很平坦,而且是泥巴底,这种浑黄的泥水里最多的鱼种就是各种鲇鱼,钓着索然无味。

奇怪的圭亚那弹涂鱼

但值得一提的是圭亚那泥浊河口的弹涂鱼,它们长得非常漂亮,体形又大,最大的可以长到1磅重,是我在世界各地见过的弹涂鱼中体形最大的。

它的眼睛和脑袋在阳光下会发出银色的光泽,身体上还长有鲜艳的蓝色条纹,当它们在水面上成群闲逛的时候,水面一片银光,令人难忘。

还有一种令我难忘的鱼,到现在我都不知道它的名字,却为它的怪异体形和丑陋样貌而感到震惊,拍个照片就把它一脚踢回海中。

老傅看到照片后拍桌大叫:“你们走宝了,这种鱼可是整个圭亚那最美味的鱼,浑身都是胶质,哪怕是在盛夏,鱼汤也能结成冻!”

这条也够点意思

在这段时间里,乔治敦市除了光怪陆离、气味复杂的黑人市场,我们还经常去一家华人开的超市购物,和他们的华人店员闲聊得时得知,他们的华人老板居然也是一个喜欢钓鱼的主,有一次被我们偶然撞见,他便成了又一个改变我们钓鱼命运的角色。

这是一个非常豪爽的山东汉子,叫王军,20多岁就来圭亚那打拼,现在已经是拥有华人超市和多家贸易公司的成功商人。

这人和我们一见如故,一言不合就要请我们吃饭,在饭桌上谈到我们在圭亚那钓鱼遇到的困难,他说别着急,我来给你们介绍一位老人,这个人对你们肯定有帮助。

有蓝色斑马纹的漂亮弹涂鱼

他给我们介绍的是一个叫Brian James 的本地华人。

关于历史上华人是在什么时候,通过什么途径进入圭亚那的,我无从查证。

我的基本推断是,这里的华人是在清朝中期先以劳工的身份被卖到北美,然后又随着黑人劳工进入圭亚那的。

反正在我的眼里,华人就是一个“水银种族”,在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他们无法渗透的地方。

令人叹服的事实是,华人在每一个国家都能迅速站住脚,并以最快的速度跃至中产阶级行列,从富庶的北美、欧洲,到蛮荒的非洲,莫不如此。

这个 Brian James 是出生在圭亚那的华人,据他说,他家族十几代人生于斯、长于斯,已经不会讲华语。

跟山东人王军一样,他也开了一家贸易公司。


在浑浊的水里钓起来的不知名鲇鱼

一进他家大院,最先进入视线的是院墙边停着的两条钓鱼船,还是价格不菲的美国货。

我跟老吴交换了一下眼神,心照不宣——看样子这下我们找对人了!

这位老人很客气,详尽地给我们介绍了圭亚那的许多好钓点。

最后他得出的结论是,就凭我们那辆小破车,去那些地方根本没有希望,就算拥有四驱越野车和船舶的他,这些地方也不是他想去就能去的。

有几个他所提到的地方,这辈子他自己也只去过一两次……这话说得我和老吴心里拔凉拔凉的。

老傅说我们丢掉的最丑陋却最美味的怪鱼

没想到他话锋一转——我想起来了,有一个地方你们倒是可以去,那地方是一条叫作Abary的河流的上游,这条河并不很长,只有200多公里,但是它的上游已经进入亚马孙雨林。

他有一个很熟悉的名叫邦尼的渔民朋友住在那里,这个人平时也隔三差五地到那个地方去钓鱼。

那里除了没有巨骨舌鱼,圭亚那所产的其他鱼种那里基本上都可以钓到,而且他本人就是钓鱼高手,平时也愿意接待从外地去的钓友,吃、住、行、钓他都可以一手包……

这话说得我跟老吴拔凉拔凉的心一下子火热起来。

一个外国人跑到人家的国家去钓鱼,人生地不熟两眼一抹黑,要找到热门的钓点和称职的钓鱼导游是何等困难的事情,现在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大馅饼,结结实实地砸在我和老吴的头上,直砸得我们眼冒金星,想不到困扰了我们很多天的大难题一下子就解决了!

我在本连载文章的开头就曾提到过——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钓鱼,一开头面对的问题就像一团乱麻,全都是问题,但只要你有足够的耐心和强大的适应能力,这些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每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陌生人都是上帝派来的使者,就看我们能不能把握住每一个出现在我们面前的机会。

Brain James也是个爽利之人,操起电话当场就跟邦尼联系,还特意打开了语音,让我们旁听,电话那头的邦尼说没有问题,让他们来吧,他们只需要把车开到某某桥边上,我在那儿有车库,车可以停进去,我会开船出来接他们,要开三个多小时哦,叫他们耐心等我,但最近的鱼情不算很好,能不能钓到看他们运气吧!(墨西哥·李震宇)

钓友评论

需登陆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