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钓鱼

首页 > 钓鱼知识 > 钓鱼知识

钓鱼知识

酒逢知己千杯少,老友重逢,“酒”不能少

钓鱼知识佚名2024-06-01

宿舍的几个老哥们都有个共同的爱好便是品酒,从酒精附带的风味中领略不一样的感受。

老大说:“酒中的水往往被所有人忽视它的重要性,方知一方水土产一种酒液。”

我则认为,酒中风味若隐若现,如果不去细品,又或者是自己个体本身经验少,那么这份风味对于那个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

老三认为:“酒就是酒,借酒消愁,自古便是如此,莫让酒主宰人生。”

哥们三个都有自己独特的“喝酒哲学”,这既能令我们走到一起,也产生了摩擦的火花。

老大是个刨根问底的性子,酒的年份,酒的产地,酒的酿造方式……都是他多关注的。

一天,他拿着一瓶蓝色的、半月形的酒到了宿舍。

这是他在外闲逛时偶然注意到的,产生好奇后便拿回来请哥儿几个评鉴一番。

“这酒的产地是酱香型白酒的主要产区,也就是常听到的赤水河,而且还是在中游河谷。发酵工艺不同于现代发酵方式,依旧采用纯粮固态发酵,糯高粱、小麦什么的。”

老大一顿输出,转头一看我们早就喝上了,给他都气笑了。

我咂吧砸吧了嘴,临近毕业,这白酒一入口的浓郁一下就把我的思绪拉回了大一那个热烈的夏天。

那种充满对大学生活未来的期盼和与初掌人生自主的猛烈情感。

当浓郁的风味过去,柔和的过渡带来了属于白酒的清冽,那是我们大学的尾巴,那是这个“仲夏夜之梦”结束的信号。

我拿着酒杯抵住嘴唇深思,而老三则是品过两杯后忙起了学习,研究生考试还有两个月就到来了,他拎得清主次。

就在这次品酒后的隔天,兄弟们一起吃了个饭,作为最后的乐曲终章。

那瓶昨日的“知交酒”成为了这桌饭的中心。

菜没吃多少,尽顾着喝去了。

我们好像永不停地喝酒掩饰自己近乎落泪的真实状态,后天老大就出国,而我也将开启实习生涯,老三继续留在学校。

众人诉说着不舍,用酒的清冽代替另一种悲伤。

当酒后醒来,我们默默收拾着行李,一会儿摸摸这个,一会儿碰碰那个,老三也给自己放了半天的假,帮着我们收拾行李。

离别的症状还未到来,倒是有些莫名的兴奋,我们笑着将行李寄回家,开着电动车将行李和老三载出去。

迎着湖边的、树下的风,在这个湿热的校园里,即将离开的是我们。

当我坐上火车,老大也到达飞机场,我们三打开了群视频,老三估计是遇上了雨,湿透了。

看着他狼狈的样子 我们先是笑出了声,后是一阵沉默,最后转化为一声声对老三的叮嘱,让他注意身体,考研也不能忽视健康。

此后几个月,我们的群聊一直保持着每天都有话说的频率。

老大吐槽吐槽国外的环境和食物,我发泄发泄做牛马的苦闷,老三虽然很少说话,一说话就是一连串的焦虑。

但他考研专业没变,或多或少大家能谈到一起去,帮帮他出谋划策,规划时间。

老大在国外好歹也上了所名校,大神多,也能传授点经验给老三,他的一些对行业看法也让我耳目一新。

我当牛马的经验也帮助老大避免被导师过度“控制”,这傻小子还真就因为导师的一些模棱两可的话上赶着贡献。

当然,这些年风云变幻,发展的周期难以预测令人有些焦虑。

踏入社会的我们难免不去找寻生命中的一些锚点,我们三朋友甚至是知己的友谊也是其中之一,除此以外便是酒了。

老大出了国,便研究起了国外的一些酒……

我就不必多说,有些领导就喜欢组一些饭局,迎新、团建,就没有他不点酒不劝酒的活动。

随着新的一年到来,群里各个都冒出来百年,其后一段时间,再无新的聊天。

老三很是厉害,过了国家线,为了复试整理材料,结识许多网友。

我也是即将转正,基本不出太大的错的话稳了,但是过年任务量达到了个小高峰,最近效率有所回落。

老大好不容易换了导师,但是目前的导师要求更严格了。

一时之间,我们都遇上了新的挑战,这个群又再一次活跃开来。

在调侃的轻快气氛中,大家交换着各自状况或给其他人一些提议。

一切都向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各自都取得阶段性成功时,约定了一次聚餐。

又是同样的“知交酒”,只不过往日那浓厚和冷冽入骨的伤感转化成了对未来兴奋的期望和理性的思考。

这次聚餐,我们暂时放下了一切豪饮起来,那些酒醒时难以说出的思念倾泻而出。

那些因为成年了,耻于展示的脆弱和担忧,在酒后终于能够讲给对方听。

不仅是由于喝酒了,而且更是由于我们明白桌对面和旁边那些懂我的知己,有知交,何苦忍受无人能懂的寂寥。

钓友评论

需登陆后才能评论。